• 中共新鄉市委門戶網站

    • 新鄉日報社承辦

    • 注冊

    • 登陸

    • 設為首頁

    首頁 > 職場 > 正文

     在一些公司,員工一旦邁進35歲門檻,就不禁擔心自己的未來職場生涯,“35歲焦慮癥”也隨之而來。事實上,與其說是35歲門檻,不如說是試錯和適應的窗口縮短了。如果經歷10多年還沒有做出什么成績,或者沒什么提高,自然就可能面臨出局的情形。如何化解職場焦慮,順利邁過這道坎兒?

      自從過完34歲生日,在北京一家文化創意公司工作的許瑤就開始擔心,自己會不會在一年內失去現有的職位,“公司基本沒有35歲以上的人。”

      許瑤的擔心,也是不少企業職工的擔心,因為公司對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“35歲以下”,公司內又鮮見35歲以上非管理層員工。一旦邁進35歲門檻,就不禁擔心自己的未來職場生涯,“35歲焦慮癥”也隨之而來。

      轉型的困惑

      “今年我35歲了,我很怕離開現在的公司和崗位,因為一旦離開,自己很難找到同等薪資的同類崗位。”在北京一家合資企業從事銷售類工作的范曉君說,“大公司有個問題,每個人負責的工作都特別具體,其實你對整個業務全貌并不了解,工作幾年,從事的還是很細微的事務性工作,不可能帶去別的地方用。”

      正因如此,范曉君對自己職業的未來感到困惑。但是,今年受疫情影響,隨著相關業務的減少,這家合資企業正在削減相關職位,“大家都在等著那把‘刀’落下,不知道先‘落’在誰頭上,但大家都明白,誰年歲大誰危險。”更令她擔心的是,由于整體業務萎縮,她在這一行業積累的銷售人脈,一旦離職,也沒有多大再利用價值。

      同樣35歲的姜宇,也面臨著和范曉君同樣的問題,但他的選擇是轉崗,因為之前他是工程師,一直從事技術方面的工作。“許多技術人員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是,35歲左右拿到不錯的技術等級,之后向管理崗轉型。你有家有業,真的拼不過20多歲的年輕人,更何況技術一直在日新月異。”

      為了實現從技術崗轉管理崗,孩子已經4歲的姜宇,選擇了周末去進修工商管理碩士,這就意味著犧牲了陪伴孩子的時間。“家庭壓力大,妻子也有怨言,可是沒有辦法。”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中包括金融、會計等專業課程,全無經濟學基礎的姜宇聽得一頭霧水。即便拿到了學位,未來公司里管理崗位的競爭者卻為數不少。

      更為關鍵的是,“如果不轉型,一旦技術更新自己被淘汰,別說生活,光房貸就是個問題。”想起35歲以后的發展,姜宇并不樂觀。

      “師醫公”成了避風港

      姜宇的憂慮,他的妻子心知肚明。有一次一家人在看《蠟筆小新》,動畫片中的35歲父親,“萬年股長”野原廣志擔心自己失去崗位,還不起“32年的房貸”,妻子美伢和兒子小新可能會流落街頭?吹竭@段,姜宇回到臥室默默地發呆,夫妻倆許久無言。

      “其實有的時候,覺得老家父母那代人很幸福,可以在一個單位做一輩子。”許瑤說,她的父母都曾在大國企工作,從小她習慣了企業大院里的生活,“那種生活一眼能看到頭,20多歲的時候,覺得出來看世面真好,老家連星巴克都沒有,但到了35歲,就無比期待穩定的工作。”許瑤的父母一直勸她在35歲之前回家考編,因為許多用人單位招聘考試都限制在“35歲以下”。

      根據《勞動法》,“勞動者在同一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10年以上,當事人雙方同意續延勞動合同的,如果勞動者提出訂立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,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”。但不論是姜宇、范曉君還是許瑤,都達不到簽訂無固定期勞動合同的條件,因為在職場生涯中,他們更換過公司。“即便你不換公司,真干滿10年,公司也有很多辦法,要么合同從來不簽到第10年,要么就是10年之中換馬甲簽合同。”有企業人力資源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在現實中,許多企業會采取方法規避“10年之限”。

      正因如此,“回家考編”成了許多人在35歲以前的選擇,以至于有了“師醫公”的說法,即考入學校、醫院和機關三種穩定單位。

      “考編熱”也在影響著企業的招聘。在一家民企從事培訓工作的王先生告訴記者,他招聘的員工質量正在逐年下降,“以前招到211院校的很正常,現在已經少了很多,而且留不住。即便給到1.5萬元到2萬元的月薪,好多人做一段時間就回老家‘考編’了,有考教師的,有考公務員的。”久而久之,王先生也怠于進行員工培訓。

      即便是一線城市,“考編”依舊很熱。2020年深圳公務員計劃招錄1069人,最終報名成功者是133724人報名,平均競爭比132.5:1。

      真正的穩定是自己的資源

      事實上,我國勞動力的整體年齡早已邁過“35歲門檻”。根據中央財經大學人力資本與勞動經濟研究中心發布的《中國人力資本報告 2020》,1985~2018年間,中國勞動力人口的平均年齡從32.23歲上升到38.39歲,其中城鎮38.37歲,農村38.42歲。

      而隨著受教育年限的增長,職工的入職年齡也在增長。我國高中以上受教育人口占勞動力比例從1985年的11.77%上升到2018年的39.78%。全國平均受教育年限從1985年的6.24年增加到2018年的10.36年,其中城鎮11.27年。

      “以前在單位,工作到35歲的都是工齡十幾年的中年骨干了,但現在往往入職的都將近30歲了,很多人到了35歲還是剛適應的狀態。”在一家高科技企業從事人力工作的馮先生告訴記者,“事實上,與其說是35歲門檻,不如說是試錯和適應的窗口縮短了,以前都10多年的時間供一個員工成長到35歲,現在沒幾年就到了‘35歲門檻’。如果這幾年沒有做出什么成績,也沒有提高,自然就可能被淘汰。”

      20世紀90年代初,辭去“鐵飯碗”的潘先生就開始在外企和合資企業不斷更換工作,一直做到較高層級的管理崗位。“用人市場本來就是雙向選擇的過程,很多90后可能難以理解我們那代人的‘圍城’,分配到一個工作單位干一輩子,你喜不喜歡,開不開心,甚至和家人在不在一個城市,都要一直干下去,沒有選擇的余地。一旦你面臨雙向選擇的人才市場,就要意識到,真正的‘穩定’,是你自己的選擇,自己的能力,自己的資源,而不是企業本身。”在他看來,資源不局限于工作本身,也包括了人脈、創業和投資置業。(本報記者 趙昂)

    責任編輯:楊瑞

    關于 的新聞

    關于新鄉網 - 聯系方式 - 集團簡介 - 廣告服務 - 網站地圖

    CopyRight? Xinxiang Newspapering Network Center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新鄉日報社 版權所有 豫ICP備05023767號-1

    未經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

    電話:3046692 民生熱線:3331100 站長統計

    河南省“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”專項整治工作 舉報熱線:0371-65598032 舉報網站:www.henanjubao.com

   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373)3833712 舉報信箱:251077185@qq.com 郵編:453000

    真人捕鱼